Cray

躲到一个谁都没有的地方。

写在2017年上半年的最后一天

        写在2017年上半年的最后一天。

        昨晚W出去,回来时说是L君跟她表白。两个人三言两语谈了好多,凌晨五点入睡。醒来觉得甚是聊赖,桌上还放着L君送的快要化掉的巧克力。

        今天便是上半年的最后一天了。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时间溜走的速度变快了。整个人仿佛垂垂老矣的老人,卧在床榻,用尽全身力气,只有手指微微弯曲,却再也抓不住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 这半年无疑是浑浑噩噩了。唯一值得一提的,大概是整个人的心态变得比较好了,开始努力去发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小确幸。觉得相比于以前的一丧到底,变得幸运了一些。也许真的幸运了,也许是心态的问题,Anyway,it's going to better。

       已经不记得年初信誓旦旦的立下了什么誓言,也不知道这半年又做了什么。大概花了半年准备六级却是一个不尽人意的结果。想扔掉六级的卷子,又心虚的觉得,还用得到。从学期伊始便没有听过课了。好在大学就是期末复习就能过,目前的几门还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 年初说要每个月读一本书。一月《小妇人》,二月《人间失格》, 三月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,四月《恶意》,五月《活着》。为了偷懒,字数越来越少。六月汪曾祺的《人间草木》,以种种缘由拖沓着,前两天才读了一些开头。很遗憾我还算小小成就的事情,因为六月没能达成目标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从上个月开始,和Z开始变得熟络起来。期间我,Z,W和L君一起去了甘肃。是旅行吧,可是几个舍不得花钱的穷孩子,舟车劳顿一早一晚,连夜都没过就回来了。回来的时候我和Z坐在一起。我说腿疼,Z很绅士的让我把腿搭在他腿上了。然后就是一起玩。回想一下不记得是甘肃回来后还是去甘肃前,上体育课,我气他不过来跟我说话,便知道自己有些喜欢了。可是昨晚L君的表白和W的回绝——W也像我暗示了Z也许也喜欢我——让我惊觉:我是不会和他在一起的。因为无聊的虚荣心。所以想着该是有分寸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 暂时就是这么多。现在做在阅览室的椅子上,脑子里混沌一片。桌上还放着过两天要考的数十页重点,W在旁边玩手机,Z就在斜对面的桌子那,我,目无所及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