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ray

躲到一个谁都没有的地方。

要为自己的愚蠢承担后果了

我的不幸,大抵是穷加上原生家庭。若家庭幸福,当然是极好的。若不幸福,有钱便也不错。物质和精神上一样不占,难怪觉得痛苦了。

像我这样 开学前要和冷战的爸说话讨学费的还有几个:)

老舍杂文

        钱比人更厉害一些,人若是兽,钱就是兽的胆子。——《月牙儿》

       生命仿佛是老在魔鬼与黄海的夹缝儿,怎样也不好。——《小动物们》

       我所爱的北平不是枝枝节节的一些什么,而是整个儿与我的心灵相黏合的一段历史,一大块地方,多少风景名胜,从雨后什刹海的蜻蜓一直到我梦里的玉泉山的塔影,都积凑到一块,每一小的事件中有个我,我的每一思念中有个北平,这只有说不出而已。 ——《想北平》

       把知识变成金钱,是她,和一切小市民的格言。——《我的几个房东》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        一些文章,写济南,写北平,写青岛,写动物,写春秋,对我来说实在无趣,便没有再读下去了。童话里夹杂了太多现实意义,读来也觉得乏味。继六月后我的七月也没有读完一本书。新概念和标日也都搁置了。我真的是太无聊了。

写在2017年上半年的最后一天

        写在2017年上半年的最后一天。

        昨晚W出去,回来时说是L君跟她表白。两个人三言两语谈了好多,凌晨五点入睡。醒来觉得甚是聊赖,桌上还放着L君送的快要化掉的巧克力。

        今天便是上半年的最后一天了。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时间溜走的速度变快了。整个人仿佛垂垂老矣的老人,卧在床榻,用尽全身力气,只有手指微微弯曲,却再也抓不住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 这半年无疑是浑浑噩噩了。唯一值得一提的,大概是整个人的心态变得比较好了,开始努力去发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小确幸。觉得相比于以前的一丧到底,变得幸运了一些。也许真的幸运了,也许是心态的问题,Anyway,it's going to better。

       已经不记得年初信誓旦旦的立下了什么誓言,也不知道这半年又做了什么。大概花了半年准备六级却是一个不尽人意的结果。想扔掉六级的卷子,又心虚的觉得,还用得到。从学期伊始便没有听过课了。好在大学就是期末复习就能过,目前的几门还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 年初说要每个月读一本书。一月《小妇人》,二月《人间失格》, 三月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,四月《恶意》,五月《活着》。为了偷懒,字数越来越少。六月汪曾祺的《人间草木》,以种种缘由拖沓着,前两天才读了一些开头。很遗憾我还算小小成就的事情,因为六月没能达成目标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从上个月开始,和Z开始变得熟络起来。期间我,Z,W和L君一起去了甘肃。是旅行吧,可是几个舍不得花钱的穷孩子,舟车劳顿一早一晚,连夜都没过就回来了。回来的时候我和Z坐在一起。我说腿疼,Z很绅士的让我把腿搭在他腿上了。然后就是一起玩。回想一下不记得是甘肃回来后还是去甘肃前,上体育课,我气他不过来跟我说话,便知道自己有些喜欢了。可是昨晚L君的表白和W的回绝——W也像我暗示了Z也许也喜欢我——让我惊觉:我是不会和他在一起的。因为无聊的虚荣心。所以想着该是有分寸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 暂时就是这么多。现在做在阅览室的椅子上,脑子里混沌一片。桌上还放着过两天要考的数十页重点,W在旁边玩手机,Z就在斜对面的桌子那,我,目无所及。

小时候信誓旦旦觉得,长大就是好。

憧憬关于自由和未来

现在真的长大了啊,却焦虑于时间溜走抓不住。

羡慕到想哭。

这张好一点,懒得修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