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ray

躲到一个谁都没有的地方。

本周开展 | LOFTER x 奥妙她说女性肖像展

LOFTER官方博客:


这是一个只有女性的肖像展,这里有38个姑娘的故事





24小时的机械生活,是现代人陷入庸常的开始。今天复制明天,明天又将重复今天,人生终将由一首协奏曲沦为一个单音节。


那么挣脱日复一日的日常,才是对平庸生活最优雅的复仇。但是挣脱的代价之大决定了它所对应的勇气,因此,选择挣脱的女性,就更显特别。


怎么活出去,是一种她们对生命价值的探索方式和方法论,而我们有幸邀请到四位不同领域和风格的摄影师,对38位女性“活出去”的故事,其中有有艺术家,有理工科女博士,有滑板冠军,有沙画艺术家,有烹饪高手,有职业白领,也有全职妈妈,对于她们身为女性的人生态度与生命选择,做了一次影像创作,这也是一次探究。


身为一名女性,你的人生应当如何选择?


LOFTER不打烊展览馆联合奥妙,用影像的力量,记录下当下时代中女性个体的形态。我们相信,影像的温度具备穿透冰冷机械的力量,每一位创作者用手中的相机记录下的瞬间,不仅仅是那百分之一秒的纪录,也是一种当下女性多元价值观的传递,我们一起探究鼓励女性勇敢走出当下,走出日常,展现女性可以活出的多种可能性。 


怎么活着,是一种这38位截然不同的女性,对生命价值的探索方式和方法论。她们的人生选择只和自己有关,或者说选择什么样的人生“没有必须“只有想要”;活得自由,有趣,活出自我成长。


如果你对更多这样的女性感兴趣,那么不妨来听听这38位女性的故事吧。


LOFTER不打烊展览馆 ——女性肖像展


时间:7月7号-7月9号 (上午10:30 –晚上8:00)


策展人:林畇恺


参展艺术家: @海螺壳Azeros 、  @黑白之舞 、 @Miou Li 、周杰


地址:chi K11 美术馆 / K11 购物艺术中心B3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上海市黄浦区淮海中路300号




请携带耳机前往,展览可免费参观


*展览除去Opening为免费预约(致电0571-89853373可预约开幕)进入外,其余无需预约,直接进场免费观看。



参展摄影师介绍



LOFTER知名摄影师,镜头语言大胆、简洁。她的摄影作品,女性身体流畅自如,利用黑白底色呈现不一样的表达。曾是舞者的她,更擅长与诠释表情和肢体语言。这组肖像中,王丹抓取了数名不同行业女性的各种表情姿态,象征着现代女性不畏束缚,迎着自由人生洒脱而上。


代表作品:







LOFTER知名摄影师,摄影风格独特鲜明,被誉为“感官造梦师”。他的摄影作品之中,让观者既能感受到西方油画里的画面形式和对人物关系的描述,也能看到东方文化中对个人情绪和自身特征的捕捉和渲染。这组肖像中,海螺壳通过他的视角非常细腻地呈现出这些女性的特质,展示了当代女性内心所蕴含的力量和精神内核。


代表作品:







白鹿纪艺术总监,知名摄影师,拍摄过新工场创始人李开复先生、创业黑马董事长牛文文先生、《罗辑思维》主讲人罗振宇先生等行业重量级人物。他的摄影作品,承接了古典学派的严肃描绘,又融入了丰富的情感张力。这组肖像照片中,Miou Li展示出女性在当代拥有不同身份的可能性。


代表作品:








  • 周杰



Maostudio知名摄影师,摄影风格活泼生动。这组作品中,周杰采用缤纷色彩和充满张力的动态,令画面充满激情和叙事感。每一个画面,都讲述着女性突破自我的那一瞬,令观者如同阅读到一个个栩栩如生的精彩人物故事。


代表作品:





 


7月7日 Opening Ceremony 【预约入场】




7月8日 Workshop 【免费入场】


下午2:00-3:00 微博直播


作家倪一宁对谈歌手俞璐【女性逆向成长故事】


*倪一宁:自媒体人、畅销书作家,著有随笔集《赐我理由再披甲上阵》,一路从学霸走到文艺女作者


*俞璐:电影女青年,民谣组合小于一主唱,传说中的斜杠女青年




7月9日 Workshop 【免费入场】


下午2:00-3:00 微博直播


设计人苏菲对谈广告人赵园园 【Mirror : 女性&男性视角中的女性成长】


*赵圆圆:广告鬼才,知名广告大号“赵圆圆”主理人,号称最懂女性的男人


*苏菲:Trace Back设计总监,创立女性生活方式平台“Lady First”




【看到这里,你还是很想来?】


私信@LOFTER官方博客君  您的姓名和电话,即可报名成功。


7月7号-7月9号,上海K11购物艺术中心,


我们不见不散!




写在2017年上半年的最后一天

        写在2017年上半年的最后一天。

        昨晚W出去,回来时说是L君跟她表白。两个人三言两语谈了好多,凌晨五点入睡。醒来觉得甚是聊赖,桌上还放着L君送的快要化掉的巧克力。

        今天便是上半年的最后一天了。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时间溜走的速度变快了。整个人仿佛垂垂老矣的老人,卧在床榻,用尽全身力气,只有手指微微弯曲,却再也抓不住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 这半年无疑是浑浑噩噩了。唯一值得一提的,大概是整个人的心态变得比较好了,开始努力去发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小确幸。觉得相比于以前的一丧到底,变得幸运了一些。也许真的幸运了,也许是心态的问题,Anyway,it's going to better。

       已经不记得年初信誓旦旦的立下了什么誓言,也不知道这半年又做了什么。大概花了半年准备六级却是一个不尽人意的结果。想扔掉六级的卷子,又心虚的觉得,还用得到。从学期伊始便没有听过课了。好在大学就是期末复习就能过,目前的几门还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 年初说要每个月读一本书。一月《小妇人》,二月《人间失格》, 三月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,四月《恶意》,五月《活着》。为了偷懒,字数越来越少。六月汪曾祺的《人间草木》,以种种缘由拖沓着,前两天才读了一些开头。很遗憾我还算小小成就的事情,因为六月没能达成目标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从上个月开始,和Z开始变得熟络起来。期间我,Z,W和L君一起去了甘肃。是旅行吧,可是几个舍不得花钱的穷孩子,舟车劳顿一早一晚,连夜都没过就回来了。回来的时候我和Z坐在一起。我说腿疼,Z很绅士的让我把腿搭在他腿上了。然后就是一起玩。回想一下不记得是甘肃回来后还是去甘肃前,上体育课,我气他不过来跟我说话,便知道自己有些喜欢了。可是昨晚L君的表白和W的回绝——W也像我暗示了Z也许也喜欢我——让我惊觉:我是不会和他在一起的。因为无聊的虚荣心。所以想着该是有分寸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 暂时就是这么多。现在做在阅览室的椅子上,脑子里混沌一片。桌上还放着过两天要考的数十页重点,W在旁边玩手机,Z就在斜对面的桌子那,我,目无所及。

小时候信誓旦旦觉得,长大就是好。

憧憬关于自由和未来

现在真的长大了啊,却焦虑于时间溜走抓不住。

羡慕到想哭。

这张好一点,懒得修了。

《活着》摘录

1.
        我看到老人的脊背和牛背一样黝黑,两个进入垂暮的生命将那块古板的田地耕得哗哗翻动,犹如水面上掀起的波浪。

        随后,我听到老人粗哑却令人感动的嗓音,他唱起了旧日的歌谣,先是口依呀啦呀唱出长长的引子,接着出现两句歌词--

        皇帝招我做女婿,路远迢迢我不去。

2.
       和福贵相遇,使我对以后收集民谣的日子充满快乐的期待,我以为那块肥沃茂盛的土地上福贵这样的人比比皆是。在后来的日子里,我确实遇到了许多像福贵那样的老人,他们穿得和福贵一样的衣裤,裤裆都快耷拉到膝盖了。他们脸上的皱纹里积满了阳光和泥土,他们向我微笑时,我看到空洞的嘴里牙齿所剩无几。他们时常流出混浊的眼泪,这倒不是因为他们时常悲伤,他们在高兴时甚至是在什么事都没有的平静时刻,也会泪流而出,然后举起和乡间泥路一样粗糙的手指,擦去眼泪,如同弹去身上的稻草。

3.
        谁知没一会,家珍捏住我的手凉了,我去摸她的手臂,她的手臂是一截一截的凉下去,那时候她的两条腿也凉了,她全身都凉了,只有胸口还有一块地方暖和着,我的手贴在家珍胸口上,胸口的热气像是从我手指缝里一点一点漏了出来。她捏住我的手后来一松,就瘫在了我的胳膊上。

4.
       老人和牛渐渐远去,我听到老人粗哑的令人感动的嗓音在远处传来,他的歌声在空旷的傍晚像风一样飘扬,老人唱道:

        少年去游荡,中年想掘藏,老年做和尚。

        炊烟在农舍的屋顶袅袅升起,在霞光四射的空中分散后消隐了。女人吆喝孩子的声音此起彼伏,一个男人挑着粪桶从我跟前走过,扁担吱呀吱呀一路响了过去。慢慢地,田野趋向了宁静,四周出现了模糊,霞光逐渐退去。

        我知道黄昏正在转瞬即逝,黑夜从天而降了。我看到广阔的土地袒露着结实的胸膛,那是召唤的姿态,就像女人召唤着她们的儿女,土地召唤着黑夜来临。

《恶意》摘录

1.

        我想起今天白天在院子里见到的那位太太,犹豫着该不该讲,可是最后还是保持沉默。——只因为猫被害死就杀人报仇,这怎么想都太离谱了。

2.

        就像我一再跟加贺刑警说的,我和日高邦彦再度相逢于七年前。当时日高已经成为正式作家,距离他获得某出版社的新人奖也已经过了两年。他出版了以得奖作品为主轴,结合其他短篇作品的单行本,另外还写了三部长篇小说。“令人期待的后起新秀”——我记得当时人家是这么评价他的,不过,每当有出道不久的作家出书,出版社总是如此歌颂……

        因为我们是童年故友,所以打从他出道以来,我就一直留意他的事。我一边觉得他很厉害,一边嫉妒着他,这点我不否认。怎么说呢?因为当时的我也以写作为终生职志。

        事实上,我和日高从小就不断谈论这样的梦想。我们两个都喜欢阅读,如果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书,就会互相告诉对方,彼此交换欣赏。是他告诉我“福尔摩斯”和“鲁邦三世”的趣味,而我则推荐儒勒·凡尔纳给他。

        日高常说:“像这样有趣的书,我也想写看看!”“总有一天我会成为作家。”这种话他就是能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。虽然我不像他,总是理直气壮地大声嚷嚷,但却也说过那是我憧憬的职业。

3.

        就好像某天突然被贴上恶魔的符咒一样”,校园暴力事件就这么开始了。

4.

        “令他害怕的,并非暴力本身,而是那些讨厌自己的人所散发的负面能量。他从来没有想像过,在这世上竟然会有这样的恶意存在。”

5.

        那些不良份子确实以作弄人为乐,何况,要是能像这样让一般的学生也沾上边,把那些道貌岸然的人拉到和自己一样的水准,不是也很有趣吗?这个道理我现在才明白。

6.

        不难想像,那起强暴案成为你心中难以治愈的伤痛。你不是因为喜欢才做那种事情的吧?你心里很清楚,只要违逆藤尾正哉,又要重新过着受尽凌辱的悲惨日子。因为害怕这点,纵使百般不愿,你还是让自己的手沾上这么肮脏的事。一想到当时加诸在你身上的罪恶感及自我厌恶,就连我这个局外人都觉得心痛。仔细一想,你当时所承受的最大暴力,就是被迫成为那场暴行的共犯。

        为了换取这段令人诅咒的纪录,就算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——

7.

        就算被逮捕也不怕,即使赌上自己所剩无几的人生,也要贬低对方的人格。这是怎样的一种心态啊?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就是恨你,明明你是我最亲密的朋友,明明你是那么善良,明明你知道我猥琐的过去还帮我保密,明明你一直在帮我实现理想。可是我就是恨你。我恨你抢先实现了我的理想,我恨你优越的生活,我恨当初我如此不屑的你如今有了光明的前途,我也恨我自己的懦弱,我恨我自己运气不够才能不够,我恨我自己还没来得及成功就得了癌症。我把对我自己的恨一并给你,全部用来恨你。那么,在我死之前,杀了你。让你带着世人的骂名下地狱。在你死了以后,我再继续恨你。

(读过才知道原来这段很有名的话并非出自原书,而是某位书友的总结。真的写的很到位了。)

        一件事的促成往往不是单方面的因素。周围的一切像是蛀虫,一点一点的侵蚀堆起金字塔的每一块砖。总有一天,一只虫蚕食的一个小地方,会成为金字塔轰然倒塌的直接因素。